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哦嚯,这里有个妹子!

作品:《末世小馆

人气小说: 匠心 农女邪妃 枭少绝宠:天运神瞳小娇妻 婚生情动:总裁大人只认妻 八零军嫂上位记 不灭龙帝 变身之牧师妹子 史上最强手机地图

    山爷提着锃光瓦亮的大斧头顶着锃光瓦亮的大脑壳脚步轻快的去了后山,去寻找他的“一整个世界”了。

    林愁愁眉苦脸的看着黄大山的背影,赶脚对自己的厨艺失去了自信,

    “不能够啊,难道我之前给他做了辣么多菜,就一丁点效果都么得?”

    “我睡会儿啊,明早饭一定叫我。”术士一边往穿山甲号里面钻一边说道。

    吴恪暗搓搓的说,

    “那货腰子怕是已经变蜂窝煤了,早就千疮百孔,补什么都得漏。”

    林愁很是深沉的摇头,

    “这是对咱厨艺的侮辱,看来我一定要多开发几道补肾的好菜啊...”

    “对对对,”吴恪从善如流,“以后您和冷中将也用得上!嗷对,还有大胸姐呢,等小夏妹妹和有容成年了...嘶...辛苦你了愁哥...”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锅里和大牛腰子一起炖了?喜欢小茴香多一点还是桂皮多一点?”

    “那不能!”吴恪得意洋洋,“我滴肉品质很低的,以您林大厨对食材的要求,怎么着也得是三阶进化者起步嘛,用我,不值那个柴火钱不是?”

    林愁无语,本帅是该说你有自知之明好呢,还是该说你厚颜无耻好呢?

    然后林愁进了厨房,只留下吴恪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孤单又寂寞的样子。

    “嗨呀,宅男就是这个样子的,夜深人静才是我等大展身手的时候...”

    “喂喂喂!”术士已经在穿山甲号里面躺好准备睡了,闻言又飘出一串灰雾字幕,“公共场合注意影响,打手冲请回去你自己卧室。”

    吴恪默默望天,

    “术士大爷想不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堕落了,污污污况且况且...”

    术士的字幕瞬间崩坏,变成一根笔挺的中指。

    吴恪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牛腰子味儿,把脑瓜探出窗外,感怀道,

    “今天夜色真...呃...真他娘的是伸手不见五指啊...”

    一股牛腰子味儿的风出过来,犹如春风拂面般轻柔。

    “嘶...”吴恪顿时打了个哆嗦,“这味道也太冲了...呕...”

    闻见腰子味第一反应就觉得恶心,所以吴恪自信他的腰子不虚。

    要不然应该是像黄大山的那种,就跟恶狗抢屎似的。

    吴恪干呕了两声,准备去睡了。

    带着泪的眼角余光忽然看见屋子角落里多了一个低着头的女人的身影,

    “卧槽大姐你走路没音儿的啊,啥时候来的!”

    哦嚯,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野生妹子!

    女人的头发又长又黑,整个人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低着头也不说话,肩膀一耸一耸的仿佛是在哭,整个人由内而外透着一股子楚楚可怜的味道。

    看得吴恪当场就激动了:恕咱说句不是人的话,这姑娘就是我的型啊...

    “咳咳!”吴恪屁股在椅子上挪了挪,“姑娘?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安慰你一下嘛...”

    钢铁死宅的聊天能力基本就这样了,当然,就凭这句话就已经比某个姓林的家伙技巧高出不止一筹,因为那个家伙大概会直接把“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这种句子说出来而不是说到一半儿突然换成别的...

    女人肩膀耸得更厉害了,头发柔顺的从两颊披散开来,看上去柔弱无比。

    “我...好恨啊...”

    哦嚯!妹子和我搭话了!哥哥搭讪成功了!

    吴恪突然兴奋起来,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难道是狩猎者队伍执行任务失败了?不对不对,这身上也没有伤啊,唔,基地市里跑出来的倒是有可能,可城门也早关了...等会,这姑娘不会是走路来的吧,看上去好像就是个普通人,这运气可是够好的,哪怕碰上只大点儿的变异蚂蚁都能把她抬走吧...”

    “看这个背影的年纪和说话的声音,十七**顶天了,结婚...呸呸呸我特么到底在说什么...和父母闹别扭了?离家出走了?单身税要到期了?e...”

    吴恪脑子转得自己多巴胺都已经超标了,额头瞬间见汗鸡儿当时就梆硬。

    “诶呀真的好漂亮啊,前凸不凸不知道,后翘可真是翘得太秀了...光凭这个背影...绝对杀手级的...”

    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山爷那个脏东西不在,也就是说没有人可以打扰他的二人世界。

    吴恪鼓起莫大勇气,挪了一个桌位他已经能看到女孩白白嫩嫩透着粉色并且有着细细绒毛的小巧耳垂儿了。

    “爱了爱了,就凭这个耳垂...简直可爱到爆炸有没有!”

    女孩呜呜咽咽着低语道,

    “我...好恨...他...”

    石锤了!

    这姑娘大概率是和男朋友吵架,也只有这个不谙世事的年纪才会做出这种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的冲动事。

    吴恪眼珠转了转,暗暗给自己的机智笔芯:加油,只要锄头挥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嗯...不急不急,要不,先吃点东西?愁哥做菜可好吃啦,你在别的地方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骂那个混蛋不是?!”

    女孩肩膀正了正,坐直了身体,似乎是想回头又很害羞的样子,

    “吃,吃的吗...我好饿的...”

    呜咽声没有了,女孩的声音也越发娇弱可人起来。

    饿就对了!

    吴恪的眼睛已经开始自动发光了,绿的,像饿极了的狼。

    他再一次挪动椅子,这次已经坐到了女孩的侧面。

    女孩的侧脸清晰可见,白皙、漂亮。

    果然不出意料是文文静静小家碧玉的样子,这让单身了二十多年的吴恪以及他的双手欣喜若狂。

    吴恪抬头看了看房梁上的菜单,残存的理智告诉他只要写在菜单上去的随便一道菜都能抽空他十几年积蓄,于是佯装为难道,

    “呀!都这个时间了?很晚了...”

    女孩喃喃道,

    “是的,已经晚了...”

    “第一次来吧,要不要试试愁哥的盐鸡,还有加麻加辣口味哦,可刺激了,配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猪血汤...要不要喝点啤酒?主食还有青稻米粥哦!”

    吴恪的话迷惑性很大,酒是坑,菜一样是坑...

    事实上他的推荐里面最贵的大概就是青稻米粥。

    嗯,这就是下半个月的吴恪,极限了。